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
        1. 重视工程的社会影响:亚马逊总部告别纽约事件的启示

          王元丰 原创 | 2019-02-22 11:3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工程 亚马逊 

            近日,美国网络电子商务公司巨头亚马逊(以下简称亚马逊)宣布,取消在纽约市新建第二总部的计划,引起了媒体和社会的关注,甚至搅动美国政坛。

            人们觉得新奇,一家超大型的互联网公司,在一个城市投资50亿美元建新总部,长远将带来275亿美元税收,创造2.5万个年薪15万美元的高薪工作岗位,这样好的能促进经济和就业的项目,居然在纽约有不少人反对。另外,人们觉得新奇的是,亚马逊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商,在全球拥有约61万名员工,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又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他们在纽约建总部的计划,被刚刚当选美国众议员的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这位刚刚30岁的年轻女孩领导的社区老百姓给搅黄了。这可以说是草根对科技巨头的胜利,在政治上很有看头。而且,本来这个项目是在民主党人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和同为民主党人的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支持下要建的,现在由民主党人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等反?#36828;?#27969;产,这故事也挺特别。但是,看过各国对此事件的报道?#22836;治觶?#25105;觉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更需要关注,这就是工程的社会影响。

            一个工程,建筑工程也好基础设施工程也罢,建与不建长期以来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其经济效益。项目的投资者首先考虑这个项目是否能够有经济效益,能否赚钱。近40年来,由于生态和环境污染问题的制约,很多国家对工程建设项目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估,如果排放的污染物较高,对生态环境有过大的?#22909;?#25928;应,?#37096;?#33021;会被否决。然而,近十多年来,除?#21496;?#27982;与环境之外,另一个问题越来越伴随工程建设项目出现,那就是工程的社会影响,即一个工程对当地社区和城市的就业、治安、社会公平性、文化等方面的影响。一些国家和地区要求,对工程建设要进行社会影响评价(Social Impact Assessment,SIA)。而且,在社会影响评价的基础上,近些年又?#34218;?#19968;步发展,提出了全寿命社会影响评价(Social Life Cycle Assessment, S-LCA )的概念。也就是说对一个产品或工程,从其开始生产到使用、直到最后废弃回收全过程的社会影响进行评价。

            2009年,联合国环境署(UNEP)和国际环境毒理学和化学学会(SETAC)出版了《产品生命周期社会影响评价指南》(以下简称为《指南》),对产品S-LCA基于利益相关方的影响分类进行了详细阐述,使S-LCA有?#21496;?#20307;操作依据。请注意《指南》是对一般性产品的,比如一辆汽车、一台电视或者一部手机的社会影响评价,还不是针对一个建筑或者道路、桥梁这样的土木工程项目。2012年,欧盟的CET/TC 350委员会发布了标准EN15643-3(Sustainability of construction works —Assessment of buildings Part 3: Framework for the assessment of social performance),对于?#20998;?#24314;筑评价体系中的社会性能方面进行了初步的设计,使建筑的社会影响评价有了第一个规范性文件。

            开展建筑S-LCA目的在于量化评价建筑生命周期的潜在社会影响,?#27835;?#21508;项建筑技术措施对于建筑社会影响的作用。社会影响主要指什么呢?首先是把受影响的对象都予以考虑。《指南》中规定要评估的对象包括五个方面,包括建筑工人、建筑项目所在的当地社区、社会,还有建筑的用户、价值链参与者。以这次亚马逊项目为例,就是要考虑这个总部项目五个利益相关方:一是对参与其建设项目工人的影响;二是要对社区,也就是纽约市皇后区的长岛市社区的影响;第三方面的“社会”则是指对比社区更大的社会的影响,比如城市,这次的纽约市甚至纽约州;而第四方面是建筑的用户,比如对这次亚马逊总部的员工和公司本身的影响;第五方面价值链参与者,指这次总部项目的材料供应商、承包商?#21462;?#32780;把受影响的对象包括进来后,要对哪些影响进行评估呢?《指南》提出的影响分类涉及薪资公平、?#31185;?#21171;动、健康安全、尊重当地人的权力、公平竞争、技术发展等31个子分类。从这次亚马逊新总部项目的告吹可以看出,问题核心出在对当地社区的影响考虑不够。

            这里可能有人会疑问:亚马逊作为全球著名的互联网公司,投资这么大的项目没有做社会影响评价吗?对这个问题,?#25910;?#19981;掌握具体资料,不能直接回答。但从相关报道看,其社会影响评价起码做得还很不够。这里首先需要指出,尽管建筑的社会影响评价(SIA)在世界上有一定的?#23548;?#20294;做的还远不够深入、系统。而建筑的全生命周期社会影响评价(S-LCA),此概念的提出也仅是近几年的事情,欧盟的相关标准颁布也只有几年,相关理论与方法还不非常完善。因此,亚马逊新总部的问题不是做没做,关键是在规划选址中是否对社会影响给予了充分重视。

            亚马逊此次新总部选址,从2017年9月开始,采用申请地政府向其投标的方?#20581;?#20122;马逊要求有意向的政府提供能够证明其发展能力的数据,其中包括物流、人口和高等教育劳动力相关信息。经过超过一年时间的多方面评估,亚马逊最终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收到的238份投标地方中,确定20个候选地。2018年11月,最终确定胜出者为纽约市长岛市和弗吉尼亚的阿灵顿县。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出,此次选址,亚马逊处在一?#24535;?#39640;临下的地位。首先是这样一种态度?#20309;业?#20320;那里去,是给你带来了福祉,我能给你创造税收,我能给你带来就业,而且是高收入就业,所以?#19994;?#20320;那里去,你要能为我提供税收减免优惠,营造有利于我的环境。我是财神爷,?#19994;?#20320;那里,你应?#20204;?#30528;我。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说:如果亚马逊能来,他愿意把他的名字改为“亚马逊•科莫(Amazon Cuomo)”。这样的被人尊崇的地位,能够让人反思,它给项目所在地造成的?#22909;?#31038;会影响吗?

            亚马逊新总部的批评者认为,亚马逊不让当地官员和民众满意的一个原因是:亚马逊要求与当地政府签署保密协议,未在计划公布?#32610;?#27714;当地民众意见。亚马逊来到纽约能给当地带来经济效益、也能创造就业,但是,不少当地社区的居民反对其到来,认为这样的巨头企业的到来,会造?#23665;?#36890;堵塞、抬高房价。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一篇评论题为“为什么亚马逊50亿美元投资的新总部可能毁掉你的城市”的文章,?#27835;?#20102;亚马逊到来的?#22909;?#38382;题。你是带来高收入就业,可是当地社区居民工资没有提高,反倒是你来了,让房价上涨、房租高企,让我们承受不了。亚马逊总部所在地西雅图市的房屋价值在过去一年上涨了逾11%,而该地区的往年平均房价为涨幅为6.9%。另外,你带来很多高收入人群,而我们工资不能提高,这使得当地乡绅化(gentrification),造成我们的社会地位下降。另外,政府给的税收减免,也是这次亚马逊遭到反对的重要原因。你来了,还要从我们纳税的钱中补贴你,这是给一家富得流?#25512;?#19994;的福利(corporate welfare),老百姓反对! 奥卡西奥-科特兹等认为:巨额补贴和优惠?#23621;?#29992;于基础设施建设等当地急需的其他事业。因此,市民到纽约市政府抗议,到皇后区亚马逊书店抗议,其他政治人物也一起声援,让?#21496;?#24471;亚马逊似乎不受欢迎。

            有当地民选政治人物和社区居民反对,并不代表纽约市民整体上反对亚马逊新总部项目,亚马逊说70%的当地社会居民欢迎其到来。听到对项目利益相关的不同意见后,亚马逊本来可以与当地的政治人物和居民对话沟通,通过不同方式减小其项目对社会的?#22909;?#24433;响。但是,亚马逊没有这样做,他们宣布取消在纽约建这个新总部。这又反映出这个大型跨国公司、这个互联网巨头企业,对社会影响的消极态?#21462;?#20284;乎是没有想到?#32422;?#36825;样的“钻石王老五”,却得不到别人的青睐,所以,索性一?#35835;?#26029;,不在纽约建新总部了。亚马逊新总部计划的主要反对者之一、代表当地社区的纽约州皇后区参议员迈克尔•吉纳瑞斯(Michael Gianaris)说的话很值得思考:“亚马逊的计划会给当地带来重大改变,但亚马逊自始至终都拒绝与民众展开切实有效的对话”,“他们现在决定离开,证明亚马逊在任何事情上都不配成为纽约的好合作伙伴”。有?#22909;?#31038;会影响,却又不肯面对,这不是好的工程项目投资方。

            当然,纽约不欢迎亚马逊,还有不少地?#36739;?#26395;亚马逊能去。但是,亚马逊如果不从纽约新总部事件中,认识到工程社会影响的重要性,提?#30333;?#22909;工程的S-LCA;不在出现社会影响问题时,着力化解自身的社会?#22909;?#24433;响,其未来的建设项目可能还会有不少麻烦。

          个人简介
          ?#26412;?#20132;通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教授,博?#21487;?#23548;师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元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
          江西时时彩四星和值尾
          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
                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