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
        1. “講話”之管見 金融再定義

          李迅雷 原創 | 2019-02-25 13:1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金融反腐 

             金融是貨幣流通和信用活動以及與之相聯系的經濟活動的總稱,廣義的金融泛指一切與信用貨幣的發行、保管、兌換、結算,融通有關的經濟活動,甚至包括金銀的買賣,狹義的金融專指信用貨幣的融通——這當然是教科書的定義。

            中央政治局2月22日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務、防范金融風險舉行第十三次集體學習,總書記關于金融的講話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尤其受到金融界的熱議。比較改革開放以來幾位領導人對金融的理解和認識所發表的講話,或許有利于對我國今后經濟金融發展和金融政策的預判。

            從“現代經濟的核心”到“國家重要核心競爭力”

            改革開放之初,小平同志說了一句“金融很重要,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此后這句話被廣泛引用,成為我國做大做強金融的重要依據。例如,在2007年中央政治局第43次集體學習會上,錦濤同志指出: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隨著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隨著我國經濟持續快速發展和工業化、城鎮化、市場化、國際化進程加快,金融日益廣泛地影響著我國經濟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金融也與人民群眾切身利益息息相關。

            到了2017年7月份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金融很重要,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這句沿襲了30多年的金融定義,最終改成了“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保留了“重要”和“核心”兩個關鍵詞。而且,金融的重要性也不僅局限于經濟領域,而是在國家層面。

            此外,2007年的時候,政治局會議對金融安全的認識是:“保障金融安全,是推動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的基本條件,是維護經濟安全、促進社會和諧的重要保障。”也就是說,金融安全是經濟安全的重要保障。過了10年,在2017年的金融工作會議上,總書記指出“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也就是說,金融安全是關系到國家安全的大事。

            為何金融的重要性在過去10年里被拔高到國家層面上呢?這與金融對經濟總量的貢獻度不斷提高有關。如2005年我國金融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只有4%,至2015年,居然達到8.4%,超過幾乎所有發達國家的占比。盡管最近兩年有所回落,但2018年仍達到7.7%。

            這次學習會議的總書記講話中關于“金融”的基本定義,仍然保持他在2017年金融工作會議上的提法不變,即: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

            從“全盤皆活”到金融經濟互為依托

            小平同志的著名論斷:“金融搞活了,一著棋活,全盤皆活”,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當然,這是在我國當時金融不發達、體量較小、全社會資金短缺的背景下提出了的。當時不僅資金短缺,商品也同樣短缺,因此,投資回報率很高,引進外資成為發展經濟的重要手段。

            跨入21世紀,中國經濟體量大幅提升。步入過剩經濟時代后,經濟增速放緩,為了刺激經濟往往會過度放松貨幣或金融創新過度,容易導致經濟脫實向虛。2008年美國的次貸危機就是金融過度創新的結果,有些金融企業“大而不能倒”,倒逼政府救助。因此,金融不能脫離經濟獨善其身,經濟也不能僅靠金融來盤活;同時,去杠桿過程艱難而痛苦,也得考慮是否會導致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在經歷過2015年至2018年金融業的大起大落之后,大家對金融與經濟的關系應該有了更深的認識。總書記則在本次會議上系統概括了經濟與金融的辯證關系:“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經濟興,金融興;經濟強,金融強”,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脈,兩者共生共榮。

            同時,他還指出:我國金融業的市場結構、經營理念、創新能力、服務水平還不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諸多矛盾和問題仍然突出。這說明金融業仍需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此,他從六個方面對金融業發展提出很細致的要求。

            與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內容相比,這次講話更加務實,更具有實操性。如對金融反腐和金融監管提出了非常具體的要求:要管住金融機構、金融監管部門主要負責人和高中級管理人員,加強對他們的教育監督管理,加強金融領域反腐敗力度。要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和支付結算機制,適時動態監管線上線下、國際國內的資金流向流量,使所有資金流動都置于金融監管機構的監督視野之內。

            對資本市場構成利好嗎

            此次講話稿中的不少段落涉及到資本市場,如“要建設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把好市場入口和市場出口兩道關,加強對交易的全程監管”,先講規范、透明、開放,其次才是有活力、有韌性,即規范在先,活躍在后。

            對照當年小平同志對資本市場的論述:“證券、股市,這些東西究竟好不好,有沒有危險,是不是資本主義的東西,社會主義能不能用?允許看,但要堅決地試。看對了,搞一兩年對了,放開;錯了,糾正,關了就是了。關,也可以快關,也可以慢關,也可以留一點尾巴。怕什么,堅持這種態度就不要緊,就不會犯大錯誤。”不難發現,如今資本市場的合法地位和重要性都已經毋容置疑。需要完善的是制度,我的理解:“入口”要試點注冊制,“出口”則指要堅決推行退市制度。

            講話中還首次提出“要解決金融領域特別是資本市場違法違規成本過低問題”,意味著下一階段要提高對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行為的懲罰力度。

            但對于有觀點說“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利空股市,我認為這樣不能機械地去理解,金融與實體經濟不同,當實體經濟面臨產能過剩壓力時,需要去產能、去庫存。金融則與實體經濟不同,如金融資產價格上漲有利于去杠桿,而消費品則往往通過降價去庫存。講話中指出: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積極開發個性化、差異化、定制化金融產品,增加中小金融機構數量和業務比重……說明金融業還要增加產品數量和中介機構,提供精準化服務。

            還有人說,這次講話中沒有提到“金融去杠桿”,但我注意到,即便在2017年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也沒有提及金融去杠桿。實際上金融去杠桿之說并不妥當,因為金融的特性就是“杠桿加信用”,沒有杠桿就不能算金融。

            因此,竊以為此次講話對資本市場偏中性,并沒有刻意去抬高資本市場的地位。很多被認為“提高資本市場重要性”的語句,實際上在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已經有同樣的提法。

            不過,講話中反復提及的規范市場、強調金融與經濟之間的辯證關系、堅持金融開放等三大要點,對于資本市場的長治久安是有利的。如指出“實體經濟健康發展是防范化解風險的基礎。要注重在穩增長的基礎上防風險,強化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節作用,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堅持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這意味著今后財政、貨幣兩大政策會支持實體經濟穩健增長,有利于股市的基本面改善、守住底線。堅持開放則可以讓更多的外資流向A股市場。

            此外,在金融支持實體經濟方面,強調“要更加注意尊重市場規律、堅持精準支持,選擇那些符合國家產業發展方向、主業相對集中于實體經濟、技術先進、產品有市場、暫時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重點支持。”這恐怕是今年值得重視的主題投資機會之一。

          個人簡介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上海市人大常委委員、財經委委員
          每日關注 更多
          李迅雷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江西时时彩四星和值尾
          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
                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