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
        1. 面對“金鼻子剽竊獎”,狹隘民族主義沒有必要

          劉遠舉 原創 | 2019-02-22 11:3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金鼻子剽竊獎 

            近日,德國反抄襲行動協會(Aktion Plagiarius)公布了2019年“金鼻子剽竊獎(Plagiarius Awarding 2019)”獲獎名單,中國企業包辦了獎項的前十名,該新聞在國內廣為流傳。新聞傳開后,有些人氣憤,有些人譏諷、有些人恨鐵不成鋼。

            其實大可不必如此激動,首先這是一個統計偏差現象。

            十幾年前我買了一個國際知名大牌顯示器,使用一段時間之后出了問題,我就抱著顯示器去返修。一進售后我倒吸一口冷氣,人頭攢動,待修顯示器堆積如山,令人震驚。從售后點出來之后,路過一家國產顯示器的售后部,里面干干凈凈,沒有顧客,就幾個工作人員,墻角堆著幾臺顯示器。當時我在想,如此國際大牌還不如國產品牌。后來我發現我錯了。國際大牌是因為銷量巨大,僅僅千分之一的返修,也會有數量巨大的返修機,而當時的國產品牌,銷量還不行,哪怕質量更差,返修率百分之一,由于總量少,返修數量也少。

            這一次的所謂剽竊獎也是如此。中國是制造業大國,是世界工廠。產品制造多集中在中國,其他國家得這個獎的幾率當然就會少了。所以我也并不認為,德國這個協會是故意來黑中國人,打壓中國制造業的。在這個事情上,狹隘的民族主義沒有必要。

            實際上,針對今年頒出的獎項“前十名”均是中國企業的情況,該協會的工作人員回應表示,協會此前已向全世界400余家公司頒過獎,涉及很多國家的企業。“在今年的獲獎名單中,也有大量售賣仿制品的歐洲國家被提及。”

            其實,統計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對數據的理解。同一個數據,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處理方式,得到的結論往往不同,有些甚至截然相反。

            所謂山寨,還有一個高大上的名詞,叫逆向工程。逆向工程(又稱逆向技術),是一種產品設計技術再現過程,即對一項目標產品進行逆向分析及研究,從而演繹并得出該產品的處理流程、組織結構、功能特性及技術規格等設計要素,以制作出功能相近但又不完全一樣的產品。逆向工程本身就是一個國家技術能力的體現。

            1958年,在臺灣海峽的沖突中,解放軍得到了一枚發射卻沒有爆炸的響尾蛇啞彈,當時組織了專家進行分解研究,進行逆向工程,力圖盡快仿制,但是,限于當時國家科技基礎薄弱,研究半天沒有找到頭緒,只好把導彈交給蘇聯繼續研究。從這個角度看,逆向工程、山寨,本身意味著中國工業能力的快速發展。

            很多人會認為,即便如此這也是不道德的。這么說當然也沒錯,但如果想有更深刻、更準確的認識,就涉及到對知識產權的真正理解。

            第二,這并不構成侵權。

            知識產權本身并不是一種財產權,最早它源于一種皇家許可的特權。一堆材料,屬于一個人的,但按照一定方式,堆積起來,卻被政府禁止。可見知識產權是一種政府許可的特權,即只有一個人能這么做,其他人都不行。

            專利的目的,不是什么道德情操,而是出于利益。即通過保護創新的個體、組織的利益來促進創新,從而促進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這里隱含的一個前提,即這里的公共利益有一個界限,即國家。

            這個隱含的前提,體現在現在的國際知識產權領域,即專利具有地域性。所謂地域性,就是對專利權的空間限制。它是指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所授予和保護的專利權僅在該國或地區的范圍內有效,對其他國家和地區不發生法律效力,其專利權是不被確認與保護的。一般來說,除非加入國際條約及雙邊協定另有規定之外,任何國家都不承認其他國家或者國際性知識產權機構所授予的專利權。專利是有地域性的,如果某國外技術沒有在中國申請專利,那就無需取得許可,可以直接使用,在國內正常生產、銷售。相關廠家,并不存在任何法律意義上的侵權行為。

            當然,一旦出口到申請了專利的國家與地區,就會構成侵權。所以德國境內的相關經銷商會支付賠償,但對中國廠家并沒有約束效力。

            正因為沒有法律約束,所以采用了這種接近于幽默的方式,當然其中暗含著一種道德優越。也不能說這種優越完全沒有道理,但也應該意識到,所謂知識產權,從來都是一個利益概念,一個限于國境之內的概念。

            前段時間,《我不是藥神》電影熱映,人們都覺得吃印度藥天經地義,印度政府也認為仿照天經地義。這里的本質就是,美國專利保護的是美國藥廠,美國社會的公共利益,但是,印度并不從中受益。所以,印度可以無視美國的專利。最終,并不是美國認為印度違法,因為沒有這個法,而是兩國談判解決。

            所以這事不說天經地義,也談不上多大的道德問題,知識產權本是如此,是一個國家之間的利益博弈問題。

            當然必須指出的是,為了創新,為了經濟發展,國家必須保護境內的知識產權。但如果單獨不保護外國人、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會使得一個國家在國際市場上被孤立,不利于國內經濟發展。畢竟技術可以自有,但市場不能自有。自有技術僅僅在國內市場銷售是低效的,因為相比于國際市場更大的規模,國內市場畢竟更小,會限制“利潤——研發”的創新循環速度。所以一視同仁的知識產權保護,一般來說是長遠的、可持續的發展之道。

            第三,這是技術擴散的規律。

            實際上,所有現如今的品牌大國都是曾經的山寨大國。“評判者”德國,曾因抄襲和山寨被扣上“厚顏無恥”的帽子,因偷竊設計、復制產品、偽造制造廠商標志等行為過于猖獗,1887年8月23日,英國議會通過了侮辱性的商標法條款,規定所有從德國進口的產品都須注明“Made in Germany”(德國制造)。“德國制造”由此成為一個法律新詞,用來區分“英國制造”,以此判別劣質的德國貨與優質的英國產品。

            美國也曾為抄襲英國包括紡織機、鋼鐵等在內的先進技術而無所不用其極,將先進紡織機技術偷偷帶到美國的斯萊特,被英國人稱為“叛國者”,卻被前美國總統安德魯•杰克遜稱為“美國工業革命之父”。

            日本制造業的成長史,也是一部赤裸裸的山寨史。日本的制造業及文化產業曾長期山寨美國,小至輕工業,大至家電、汽車等,日本都曾規模化抄襲美國品牌,很多就連商標都趨于雷同。甚至因為日本宇佐市的拼音恰巧是“USA”,不少日本廠商還利用這一點,故意在山寨產品上打上“Made in USA”的標識,強行偷換概念。

            時過境遷,德國、美國、日本成了世界最大的品牌強國,而中國制造則在服務全球的同時,因歷史進程問題被貼上了無品牌甚至山寨的標簽。從某個角度看來,這是制造大國到品牌大國的“必經之路”。中國目前已經迎來了成批孕育品牌的關鍵節點,大家電、手機等行業已有一定建樹。

            創新要積累,有溢價才能有積累,而有品牌才有溢價,代工溢價很少,始終處于低層次發展水平。所以,目前拼多多、網易嚴選、必要商場等電商平臺,都在重視扶持優質產能,扶持品牌,通過C2M模式重塑供需匹配關系,打造新品牌,或可能進一步加快這個進程,更有利于扶持品牌,有利于知識產權的保護。幫助中國擺脫劣質、山寨的標簽,在各制造領域培育一批新銳甚至具國際市場競爭力的品牌,成為新的品牌大國。所以現在不妨多給“中國制造”一點寬容、一點時間,面對金鼻子剽竊獎,需要重視,但不必過慮,要有信心,要相信中國企業的才能。

          個人簡介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項目研究員 媒體撰稿人,社會/IT時評人,財經作家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江西时时彩四星和值尾
          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
                1. <track id="ivts4"><source id="ivts4"></source></track>

                2. <track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rack>
                    <tbody id="ivts4"><span id="ivts4"></span></tbody>